巍巍昆仑 悠悠深情

——记师市援助十四师一牧场医院医生常洪波(一)

字体:小字 大字http://www.zgezx.com.cn 准噶尔在线 2018-05-09 12:39:55    来源:
   皑皑冰川,巍峨昆仑。素有“万山之祖”的昆仑山就像一位无言的战士,伫立在祖国的西部边陲。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南缘,驻守着兵团最边远的少数民族聚居团场——兵团第十四师一牧场。在这里,每天都有感人的故事发生。
  四月的一牧场,依旧风沙漫漫。一辆救护车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,转过十八道湾,跨过色尔苏河,驶进昆仑山北麓深处……车上,师市援助十四师一牧场医生常洪波、程建梅夫妇身穿白大褂,怀里抱着医药箱,又一次踏上巡诊之路。
  这样的路他们已经走了近四年,还要继续走下去……
  2014年7月,师市接管了十四师一牧场医院,成为六师一个分院。一〇五团医院医生常洪波、程建梅夫妇主动来到昆仑山上的一牧场医院支医。四年里,他们抛下父母和孩子,竭尽全力为当地职工群众服务,改变了医院8年时间没有住院病人的历史,并让偏远连队的职工群众在家门口实现就医,受到各族职工群众的赞誉。
  2017年8月17日,常洪波获得国家对卫生系统模范个人的最高行政奖励——“白求恩奖章”;2018年,荣获全国第四批岗位学雷锋标兵荣誉称号。虽然获得这么高的荣誉,但常洪波却说,这不及牧民一兜热乎乎的鸡蛋、一个温暖的拥抱、一声真挚的问候。
  千里支医,他为使命而来
  河南省商丘市夏邑县素有“中国孔祖之地”之称,位于豫、鲁、苏、皖四省结合部,常洪波就是在这里出生成长,并于1994年开始行医。
  2013年,常洪波的女儿考入新疆师范大学,为更好地照顾孩子,常洪波夫妇远离家乡,踏上了遥远而又神秘的西北边陲。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常洪波听说一〇五团医院招医生,而他们两口子都有医师资格证,刚好符合条件。经过应聘,常洪波夫妇成为了一〇五团医院的医生,他们在团部买了楼房,并将年迈的父母从老家接到了身边。
  当常洪波夫妇在一〇五团医院工作满一年之际,他了解到十四师一牧场缺少执业医生、那里的职工群众急需医生时,毅然前去支医。
  一牧场是兵团最偏远的一个少数民族聚居团场,也是师市的援建单位。但是一牧场在哪?有多远?生活条件怎么样?对于常洪波夫妇来说都是个未知数。
  常洪波说:“作为党员就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,作为医生就要到患者最需要的地方去。”
  2014年7月,常洪波夫妇踏上了为期三年的支医路。初入南疆,还没有体会到当地的风土人情,常洪波夫妇就被南疆的“风土”来了个下马威。
  常洪波说:“一下飞机,就是漫天黄沙,整个天都是黄蒙蒙的一片,去牧场的路上也是一路的黄沙,当时真被这样的景象吓着了。”  
从和田市出发,220多公里的路程全是戈壁沙漠,植被稀少,越走越荒凉,一路上几乎没有人烟。经过近4个小时的车程,当巍峨的昆仑山显露身姿,一座三面环山的小城镇映入眼帘。
  一下车,看见早已等待的牧场职工群众,看到他们眼中真挚的期待,热情的拥抱和亲切的问候,冲淡了常洪波夫妇一路的劳顿和思乡之情。
  8年没有住院病人、常规药物只有100余种、年均门诊病人不到2000人次、一栋破败的平房和仅有的一位执业医师,这就是一牧场医院当时的现状。
  “既然来了,就要踏踏实实为这里的职工群众做点事,要不然没脸回去。”常洪波带人清点了药房,提交了补充基本药物和医疗器械的申请,并利用从医20多年的工作经验立即开始坐诊看病。
  四年来,常洪波夫妇克服各种困难,竭尽全力为当地牧民服务,门诊人数增加180%,营业额增长177%,基本药物达到300余种,患者满意度大幅度提升,并让偏远连队的牧民在家门口就能就医,受到各族牧民的赞誉。
  
  再次支医,只为群众期盼的眼神
  
  4月9日星期一,是十四师一牧场干部职工群众定期升国旗的日子。这天常洪波带领医院的医务人员,早早来到了广场,参加升国旗仪式。
  9时30分,升旗仪式即将开始。该场六连职工麦热姆罕突然晕倒,并伴随着剧烈抽搐,情况危急。
  “常院长,快,有人晕倒了。”听到不远处的呼喊声,常洪波立刻赶了过去,抱起晕倒的麦热姆罕向医院奔去 。
  一牧场医院距离升国旗的广场300余米,且全是上坡路,常洪波仅用了5分钟左右的时间,就将麦热姆罕抱到了医院,此时汗水已经打湿了衣衫。
  时间就是生命。插氧气、做心电图、按压人中穴……常洪波顾不上其他,立刻展开抢救。
  “初步诊断是癔症,赶紧上楼输液,再做进一步检查。”“家属呢?她早上吃饭了没?”
  经过近十五分钟的紧急抢救,麦热姆罕已经脱离危险,病情得到了控制,常洪波也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  常洪波说:“她有这个病五六年了,这几年也一直在我们医院看,最近可能没有注意,才会发作。”
  一牧场常住居民有3000余人,以前遇到突发状况,因牧场医疗条件所限,牧民看病都要前往和田市,往往会耽误最佳救治时间。
  常洪波夫妇来到牧场以后,在提升牧场医院医疗水平的同时,更救治了多起突发疾病的患者。遇到急难险病患者,经过初步治疗再送往和田医院,有效地挽救了患者的生命。
  苏醒过来的麦热姆罕激动地说:“太感谢常医生了,是他救了我的命啊。”
  去年8月,常洪波夫妇挂职期满返回师市,但是作为一牧场医院的两个执业医师,他们的离开也导致该医院基本处于停滞状态。
  常洪波说:“我们用3年时间,将医院带入正轨,但是医院缺医少药的根本情况还是没有解决,职工群众看病就医依然困难。”
  受十四师及一牧场干部职工群众邀请和师市党委委派,回来仅三个多月的常洪波夫妇再次踏上支医路,再进行为期3年支医工作。
  “常大夫又回来了!” 2017年10月28日,这则消息打破了十四师一牧场的宁静,各族干部职工群众奔走相告,仿佛天空都蓝了许多。
  “常医生、程医生欢迎你们回来。”“可把你们盼来了,以后我们看病就方便了。”“这次再不走了吧,希望你们一直留在这里……”
  如今医院已经有15名医护人员、4名执业医师,有门诊部、住院部、牙科、中医科等,同时与兵团医院、师医院建立了远程诊疗,门诊量年平均6000人次。
  看着职工群众期盼的眼神,常洪波愈发觉得,自己的这份坚持值了!
  
  以医院为家,只为践行从医初心
  
  生病住院,是再平常不过的事。然而,对于一牧场的干部群众来说,能在牧场的医院里住院治疗,还是常洪波夫妇来到一牧场之后才实现的。
  “以前医院医疗条件和技术不行,自己作为医院的医护人员都去外面看病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” 一牧场医院护士长萨尼罕·奥布里艾萨无奈地说,“每次去和田市看病,最少需要两天时间,光吃饭坐车就得花四五百元,再加上住院看病没有几千块钱下不来。”
  一牧场医院由于基础条件落后,无法进行医保结算,对此职工群众怨言很大。2014年9月,才来两个多月的常洪波经过不懈努力,在兵团卫生局的帮助下,一牧场医院正式开通了住院平台并实施出院结算制度,为患者看病就医提供了方便。2015年年初,兵团投资400余万元修建的一牧场医院住院大楼投入使用,基本药物和医疗设备也配备到位,医院又新招募了数名医护人员,牧场医院也真正有了医院的样子。
  萨尼罕·奥布里艾萨说:“常医生他们来了以后,我们医院好了很多,可以住院、看病,还可以刷医保卡,职工群众都很信任他们,看着医院越变越好,我由衷地感到高兴。”
  “当医生的,最希望看到的是患者消除病患走出医院。”常洪波说。
  一牧场场域总面积126.6万亩,现有天然草场面积118.7万亩,东西长约110公里,是以畜牧业为主的少数民族聚集牧场,人员居住分散,最近的牧业点距离医院也有30余公里,定期上山巡诊,是常洪波雷打不动的工作。
  4月10日,是第二轮集中接种脊灰疫苗的日子,这天一大早,常洪波带领医务人员上山接种疫苗并巡诊。
  一牧场一连距离场部近40公里,一路上全是崎岖的山路,两边是深沟险壑,汽车在山路间盘旋,时常伴有石子滑落,稍有不慎就有坠崖危险。
  随着海拔越来越高,氧气越来越稀薄,大家的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。正在此时一连职工阿依木妮萨罕·阿木拉骑着毛驴驮着两个孩子从草场走了过来,经过询问得知,她听说常医生今天要来巡诊,就带着两个孩子赶来注射疫苗,由于路途较远,已经走了好几个小时了。
  常洪波赶紧下车,在山路旁边的草地上,给孩子们喂了脊髓灰质炎疫苗。当得知其中一个孩子有点感冒,常洪波从随身的药箱里拿出一包药塞给了阿依木妮萨罕·阿木拉。
  正当救护车再次出发之际,阿依木妮萨罕·阿木拉从随身的布袋拿出了一兜鸡蛋,硬是塞给了常洪波。
  看着阿依木妮萨罕·阿木拉骑着毛驴远去的身影,常洪波紧紧地抱着一兜鸡蛋流下了眼泪,这一刻他知道,无论付出多少都是值得的。 责任编辑: